大荒村,夜里。 今天是個月圓夜。 明月的光輝,把整個大荒村都籠罩了進去。 十二點一過,林蘇蘇通過空間,準時出現在了自家后院。 林蘇蘇是回家來種菜的。 沒辦法,唐明峰和顧晨夕這兩人太能吃了,不到一個星期,林蘇蘇空間里的番茄已經少了小半筐。 林蘇蘇心痛啊! 這可是她和外婆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番茄,帶著靈氣的番茄啊! 吳鳳嬌吃了幾個月的番茄,眼也不花了,耳也不聾了,做事也有力氣了。 咳咳咳······這一句是林蘇蘇自己添加上去的。 不過,吳鳳嬌從吃番茄開始到現在,還沒生過病這倒是真的。 所以,不管吳鳳嬌沒生病是不是大番茄的功勞。林蘇蘇都已經把這個功勞給按到了大番茄身上。 林蘇蘇打算每天給吳鳳嬌和自己各吃一個大番茄,不能間斷的那種。 所以,眼見著空間里的番茄不斷地減少,林蘇蘇的心情是真的很焦慮。 如果可以的話,林蘇蘇很想沖到唐明峰面前,說明白真相:唐明峰每天“變”出來的番茄,根本不是唐明峰無師自通了魔術技能,那些番茄,都是她林蘇蘇的! 可是,偏偏林蘇蘇又不能說。 林蘇蘇懷疑唐明峰就是前世那個被她無辜炸死的“唐隊長”。所以,算起來,林蘇蘇欠了唐明峰一條命。 番茄再珍貴,還能比唐明峰的命還珍貴? 所以,林蘇蘇只能自己吃了這個啞巴虧。 既然不能“節流”,林蘇蘇只能自己想辦法“開源”了。種菜,成了林蘇蘇必須要做的事。 自從搬到鎮上去住后,吳鳳嬌還沒有回過大荒村。 吳鳳嬌她們走之前,把后院菜地里的才菜全都收走了。反正已經臨近深秋,吳鳳嬌想著沒有人打理菜地,索性就沒有種菜。 當種番茄這個念頭出現在林蘇蘇的腦海里時,林蘇蘇當天夜里就借著空間,回了一趟大荒村的家。 后院的菜地里,已經開始長出了雜草。 林蘇蘇又是除草又是松土的,忙了一個晚上,才算是把菜地給規整好了。 今天夜里,林蘇蘇是回來撒菜籽的。 前世的時候,林蘇蘇在蘇家做了六年的長工。所以,對于種菜這樣的事,林蘇蘇駕輕就熟。 等林蘇蘇撒完兩畦菜地的菜籽后,才用了十分鐘的時間。 林蘇蘇又跑到前院去打了幾次水,仔細地把菜地澆了一遍后,才直起了腰。 月色下,菜地上空蕩蕩的,沒有一絲綠意。 不過,林蘇蘇的心中充滿了希望。 只要她每天抽空好好照料菜地,相信在不久之后,她和外婆就會有新長成的番茄吃了。 正當林蘇蘇準備回空間時,腦海里閃過王二牛的身影。 王二牛下午找了林蘇蘇,還和林蘇蘇說了一堆“莫名其妙”的話,讓林蘇蘇覺得有些奇怪。 既然來都來了,她今天不如就在大荒村修煉神識吧! 順便還能看看王二牛家近段時間有沒有發生什么事。 想到這里,林蘇蘇也不急著回去了,而是回到房里,在床上盤膝坐了下來。 林蘇蘇慢慢地釋放出神識絲,不到五分鐘,神識絲已經“編織”成了一個巨大的神識網,籠罩住了整個大荒村。 這時候,大荒村的村民們絕大部分已經陷入了睡夢中。 當然啦!這也不是絕對的,周富貴家的人今晚全都沒睡,全都聚集在堂屋里,似乎在商議著什么大事。 周家的女人們,包括周富貴的媳婦李小丫在內,一個個神情凄惶,正站在角落里,你看我,我看你的,但沒有一個人出聲。 在周家,女人都是沒地位的。 吃飯的時候,女人們包括周富貴的幾個孫女,都沒有上桌的權利。家里討論事情的時候,女人也是不能插嘴的,只有聽著的份。 周愛國沒被抓走的時候,周富貴家,是周愛國做主。現在,當家做主的權利又重新回到了周富貴手里。 “爹,借錢給你的人真的說了,要咱們家明天還他五百塊錢?”老二周愛民打破了沉默,問了一句。 “嗯。”周富貴重重地點了點頭。 周富貴的腸子都快悔青了,早知道“養蟲致富”的項目這么不靠譜,周富貴說什么也不會借錢。 “可咱們家沒錢啊!我口袋里,一分錢都沒有。”老三周愛軍說出了大家都想說的大實話,還翻出了自己的幾個口袋,果然空蕩蕩的,一個鋼镚都沒找到。 “就是因為咱們家沒錢,所以我才叫大家一起商量商量啊!”周富貴理直氣壯地說。 “商量什么?再商量咱們家還不是沒錢還。爹,你和債主說一聲,到年底的時候,大隊的分紅下來,咱們家一分不留,有多少還人家多少!”老四周愛家不滿地嘀咕著說。 這都快半夜了,周愛家快困死了。 明天還要出工呢! 也不知道他爹發什么神經,大晚上的自己不睡覺,還折騰著全家人都陪他一起不睡覺。 “明天沒錢還,咱們家就要給個人出去。”周富貴齜了齜牙花子,不高興地說。 原本,周富貴借錢的時候,以為債主說的“沒錢就拿人抵債”的話,只是句玩笑話。所以,盡管簽借條的時候,債主問了幾次,周富貴都說自己不會反悔。 當然,當時借錢的周富貴,真的沒想到自己借來買蟲苗的五百塊錢,會有打水漂的一天。 周富貴滿心都是發大財,所以,借條上的條款寫的再苛刻,周富貴還是咬咬牙,簽下了自己的大名。 “給個人出去?爹,你說的什么意思?是讓咱們家出一個人去債主家幫著做工嗎?”周愛民沒聽懂,忍不住問了一句。 “不是做工,就是······就是······”周富貴咬了咬牙,說:“就是連人帶命,都成了人家的。” “什么?”周愛民嚇得跳起了身,結結巴巴地問道:“爹,你······你說的連人帶命,是個什么意思?” “什么意思?就是說誰被債主帶走,都有可能沒命的意思!”周富貴頹然說。22南粤风彩26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