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涼熙將切好的水果端進來,假裝沒有發現空氣里的異常,走到秦勉的身邊,將水果放下。 “你們父女倆在說什么呢?”言涼熙將切好的水果送進秦勉的嘴巴里。 秦勉皺眉。 言涼熙才不管呢。 秦勉只好張嘴吃進。 氣氛就這樣被言涼熙給破壞了。 她朝著秦書語眨眼。 秦書語馬上懂了,媽媽是來解救她的。 悄悄地退出了書房。 秦勉怎么會不知道,無奈地道:“遲早被你寵壞。” “早就被我寵壞了,一大一小。”她笑著抱住大的。 秦勉冷了一晚上的臉頰終于露出一絲笑容,順勢將她抱到懷里。 “所以,她是你授意的?” 陰測測的笑容,讓言涼熙感到危險。 “我沒授意她去那個男孩家住。”言涼熙立刻撇清楚自己。 “你以為我會相信?”秦書語一個人還沒那么大膽。 “你自己生的女兒,你還不知道德行。” “我一個人生的?你確定?”秦勉靠近,去親她的唇。 她笑著去躲,躲掉了幾個,也被親到幾個。 氣氛似乎變了。 言涼熙感覺到,立馬捧住他的臉:“你先告訴我,你對女兒的態度?別到時又……” “又什么?” “又發臭脾氣。”言涼熙接下去。 “要我不發脾氣可以,只是要你……”只見秦勉的神色變了,眼底出現了暗芒。 言涼熙一愣,和他在一起這么多年,自然明白這眼神代表著什么。 “孩子,孩子還在呢。” “孩子長大了。明白在沒有敲門的情況下,不能進來。” 言涼熙:“……”言涼熙覺得自己犧牲大發了。 在秦書語這件事上。 反正那一天,言涼熙一晚上沒從書房里出來。 至于秦書語在得到言涼熙眼神之后走出書房,就悄悄地從家里溜走了。 有了媽媽,肯定能搞定的。 這個,她完全不擔心。 之所以回來,是讓爸爸看到她的態度,要不然真的怕爸爸亂來。 從小到大,秦書語還是怕爸爸的。 但是,她有堅強的后盾,那就是媽媽。 每一次出事,先找媽媽準沒錯。 這個后盾非常的好用! 沒有讓司機送,打車到權家。 到達門口的時候,沒看到屋里亮了燈。 他又去醫院了嗎? 響起馮拂今天和她說的,秦書語重新坐回了車,讓司機開車到醫院。 因為上一次在醫院里,遇見過權意,她知道權意去了哪家醫院。 其實,秦書語今天的腦海里,一直在想一件事。 就是那個女人是誰,他陪著的女人是誰。 而且那個女人是生了孩子的嗎? 那么那個孩子是誰的? 秦書語不敢往下想下去。 怕想多了,是自己不想要的答案。 那么,她還有什么勇氣賴在他的家里? 也沒有勇氣去追他了。 在胡思亂想之中,車子在醫院門口停下。 秦書語付了錢,下車,卻沒有勇氣邁進去。 她怕,怕看到的,聽到的,都是自己不想要的答案和真相。 那么自己真的和他沒有可能了…… “意,你真好!”22南粤风彩26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