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老者笑著站起身來。 “你們接著聊,我這把老骨頭就不陪著了,先去睡會。” 女老者“我也累了,先走。” 白桀看了一眼兩個小蘿卜頭和紫發女,也轉了個彎,往旁邊的山洞走去。 大女孩“……”我說錯什么了嗎?這就原地解散了? …… 一夜寂靜。 “好濃重的血腥味。” 天微微亮,兩位早睡早起的老人家就起身鍛煉了起來,可一靠近白桀那邊,就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。 白桀“有人死了。” “??” “大女孩,女老者和胖男孩死了。” 男老者“……你殺的?” “不是。” 不是? 那這輕描淡寫的語氣是什么鬼?!人家好歹現在也是你的小伙伴…… “第三小組成員請注意,線索提示已投放。” “第三小組成員請注意,線索提示已投放。” “第三小組成員請注意,線索提示已投放。” 耐心聽完重復三遍的播報,男老者發現,比賽方的確只說了這么一句。 “所以,線索提示在哪?” 紫發女冷淡搖頭“我不知道,不在我手上。” 白桀“沒選出隊長,也沒有固定領頭人,比賽方就算是想給一人也得有標準,更有可能是藏在某個地方。” 至于這個地方,再明顯不過。 “挖到了嗎?” 紫發女“等等。” “有了嗎?” 紫發女“…等等。” “可以了——” “夠了!” 紫發女脾氣雖好,此刻也被周圍兩個不干活卻啰啰嗦嗦叫個不停的人給煩到暴躁。 白桀彎腰,把剛才打落的幾片花瓣撿了起來,放在手心。 “找到了。” 紫發女“??” “上面寫的什么?” 男老者聽到聲音快步走了過去,并且擋住身后的人。 “你別過來!” 紫發女臉色一沉。 “你們故意讓我去挖洞,就是為了獨吞線索!” “大女孩和殘疾男的死,我們已經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可昨天晚上胖男孩他們三個全都睡在你周圍,你還想否認什么?” 在這種比賽里殺人很尋常,害自己的隊友也沒什么問題。 但任何事情都有講究尺度和時間。 明明昨晚,他們已經掌握了絕對的主導權,就算另外兩組聯合一氣也無法在人數上壓倒他們。 但偏偏早上起來,胖男孩大女孩和女老者全部死亡,人數上的優勢蕩然無存。 “我說了不是我,獵殺時間沒有到,他們身上更沒有積分,我有什么理由這么做!” 白桀“你在故意調快節奏。” “什么!你——” 紫發女目光灼灼地看著白桀,像是明白了什么。 項目設定的期限八天,不算長,但也絕不短,足夠二十七人三組進行淘汰揮霍。 可莫名其妙,有人在第一天就已經迫不及待,用tú shā參賽者的手段來加快比賽進程。 不可否認,這是種好方法。 最后只剩一人,那他代表的隊伍永遠會是積分最高的。 所有線索也會歸于他手中。 加上還算優異的頭腦,在五天內結束比賽也不是不可能。 男老者感受到兩人中間的暗潮流動,突然變了態度道。 “給你看也可以,今天晚上我們三人正好分布三區,應該不會再有傷亡,對吧?” “這個保證不該我來給。”紫發女毫不掩飾自己對眼前人的戒備和敵意。 白桀沒有反駁解釋什么,慢慢伸手遞出花瓣。 這一舉動在其他人眼里,似乎代表了她的退讓。 男老者接過,細細沿著紋路撫摸。 “是數字,195…+250=……85。” 195+250=85. “一道數學題?” 一道狗屁不通的數學題?? 男老者看向紫發女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 成年人世界沒有絕對對立。 即使之前氛圍略有不愉快,但并不會影響他們的繼續交流。 紫發女搖頭“這幾個數字代表的是什么?加減乘除?還是某個不同的計算量度?看起來完全不符合等式規則。” 男老者輕咳一聲,陷入了自己的思考。 “按照正常邏輯是不等,但,如果加上點什么,或許就能解釋,你說呢?” 白桀微微垂眸。 已長長不少的頭發被風吹到眼前,帶著點刺痛和綿癢。 “今天的風似乎比昨天大。” “??” “雪梨花的數量也比昨晚的多。” “……” “我們先談提示好嗎?雪獸還要七個多小時才會出現。” 白桀冷淡一笑,似乎對他們的自信很是不解。 “195+250=85,就憑這個能解出什么?等拿到第二份提示再談也不遲。” 雪梨花掉落的時間與昨晚分秒不差。 等到所有花瓣凋謝后,體積猛漲一倍的雪獸赫然排列,尖銳的牙齒幾乎撕裂風聲。 血腥和雪梨之味再次蔓延…… 而這次,沒有回來的是紫發女。 男老者“你還活著?” 白桀“……” “請各位參賽者注意,第二場積分排名即將公布!” “第一名:第三小組白桀,捕殺數量50。 第二名:第二小組小矮子,捕殺數量42。 第三名:第二小組啤酒肚,捕殺數量36。 第四名:第三小組男老者,捕殺數量30。 第五名:第一小組紅指甲,捕殺數量28。 第六名:第一小組黑長直,捕殺數量20。” “參賽者請注意,依據積分排名結果,第一組成員請在十分鐘內選擇一人淘汰。” “參賽者請注意,依據積分排名結果,第一組成員請在五分鐘內選擇一人淘汰。” “參賽者請注意,依據積分排名結果,第一小組成員請在20秒內選擇一人淘汰。” “參賽者請注意,第一小組黑長直已淘汰。” “參賽者請注意,第一小組黑長直已淘汰。” “參賽者請注意,第一小組紅指甲重傷死亡。” “參賽者請注意,第一小組紅指甲重傷……” 聽著一串串狂轟濫炸的播報聲,白桀感覺自己好像也經歷了不遠處那場你死我活的戰斗。 “特殊通報!” “因第一小組全員死亡,參賽小組將進行重新分配。” “請所有參賽者于起點處集合!” “請所有參賽者于起點處集合!” …… 估計比賽方也沒想到,參賽者二十七人能在短短兩天內縮短為四人,甚至一組全軍覆沒。22南粤风彩26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