顧言痕呵了一聲,像是不以為意。 “誠然,再不可能發生的事也擁有發生的可能,否則世界上就不存在奇跡這個詞,但是,我始終相信,任何可能的出現,都有一個它出現的前提。” 說著,顧言痕抬頭,雙眸不閃不避地與蘇青封對視。 “那么,蘇先生能告訴我,要這一切不可能發生的前提是什么?” 蘇青封這次眉眼間的遲疑愈發明顯,蘇遠也抿緊了唇,偏過頭看著窗外,不再吭聲。 顧言痕也不著急,就那么靜靜地等待著。 不知道過了多久,蘇青封終于開口: “我想知道,如果這個前提我不說,我們還有合作的可能嗎?” 顧言痕幾乎沒有猶豫地吐出兩個字: “沒有。” 真是……拒絕得不留半點余地呢。 蘇青封又沉吟了一下,又道: “如果我們沒有合作的可能……” 他沒有說完,顧言痕就懂了他的意思,漠然打斷道: “如果我們沒有合作的可能,那么,我手里的名單,您不可能拿到,也請蘇先生和蘇少爺盡快帶著自己的人手離開c國。” 說著,顧言痕頓了一下目光中透出少見的厲色: “并且,我們會在不久后聯系國際法庭,要求蘇先生為這幾個月在c國的所作所為給出合理的解釋。” 如果前面的對話,對于蘇青封而言沒有什么,那顧言痕的最后一句話,對于蘇青封的殺傷力,可真是太大了。 是,即便他們夫父子在c國期間并沒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,甚至沒有造成過任何一個c國人的死亡—— 滿打滿算,他們也就只是傷了目前這一個人。 可就是傷的這唯一一個,給他們帶來了巨大的麻煩。 更何況,他們在c國的一切行動都避開了c國官方,合作的更是些黑色勢力。 就算他們說他們的目的單純,到了國際法庭,也不會有人相信。 若是因為首相家,而連累c國與英格蘭的國際友好關系,這給整個布利埃家族帶來的,將是毀滅性的災難。 可即便是這樣,顧言痕也還是能看到蘇青封眉宇間的糾結。 到底是什么樣的理由,比自己家族的興亡都還要重要? 顧言痕的眼神一下子凝重起來。 直覺告訴他,或許他想錯了。 蘇青封方才說的,未必是編造出來的謊言。 或許真的存在一個讓一切不可能發生的前提。 如果真的是這樣,能讓蘇青封這般猶豫且想拼死守護的,一定是一個大秘密。 難得的,顧言痕的心臟出現了與平時不一樣的頻率。 哪怕面對生死都從面不改色的顧言痕,居然會因為一個未知的秘密,而生出緊張的情緒? 顧言痕不由好笑,但無數次的經驗告訴他,當他出現這樣的狀況時,接下來,他要面對的,將是一個極端危險的局面。 他靜靜地看著蘇青封,等待蘇青封給出最后通牒。 但是他知道,蘇青封一定會說。 再大秘密,也不會有自己家國重要。 果然,沉默良久的蘇青封深吸一口氣,臉色凝重到幾乎能擰出水來。 “這件事事關重大,哪怕我說出來您不會相信,我也希望您能聽完。” 顧言痕斂了神色,透著幾分讓人信服的信誓旦旦。 “好,您說。” 蘇青封又吸了一口氣。 “首先,這件事情我們沒有證據,一切都是猜測,但僅憑這個猜測,為了那哪怕萬分之一的可能,我們也不冒險,布利埃家族不能上國際法庭,否則到時候受動蕩的,不僅僅是英格蘭,還有c國。” 顧言痕蹙起眉頭,不懂蘇青封這話是什么意思,但是想到方才的承諾,顧言痕又忍著沒有插話。 “接下來,就是我們的猜測,關于那個,讓一切不可能成為可能的前提。” 蘇青封雙眼死死地盯著顧言痕,似乎這樣,就能證明他沒有撒謊。 “我沒有騙你,我們的確沒有從皇家學院調到關于那兩位c國人的檔案資料。而皇家學院,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,若他國元首繼承人到本校就讀,院方必須對對方的一切資料保密,哪怕英格蘭女王也無法調取。” 這話一出,顧言痕一下子驚坐起身,劇烈的動作牽扯到傷口引起了極端的痛楚,然而這些,顧言痕都已經顧不上了,他只是瞪大了眸子,不可置信地看著蘇青封: “你說什么?!” 對于顧言痕的反應,蘇青封并不意外,他又將結論重復了一遍: “父親懷疑,我妹妹愛上的那個人,極有可能是當時的c國元首繼承人,也就是……如今的c國元首。” 這個消息真的是太震撼了。 顧言痕沉默了很久,才終于啞聲道: “所以,這就是后來首相極力反對的原因。” 他就說,首相前后的舉動為什么那么的令人匪夷所思,原來……是在這里。 忘記說了,英格蘭的首相夫人,是一名地地道道的c國人,只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,去英格蘭旅行,剛巧和還處于繼承人階段的首相有了一場浪漫的邂逅。 兩個人毫無疑問相愛了。 首相繼承人的身份特殊,他的未婚妻,當是千挑萬選的,英格蘭最為優秀的女孩,而不是一個莫名其妙的c國人。 可愛情有的時候就是那么奇妙。 首相夫人為此移民英格蘭,而首相也為了愛人排除萬難,最后,憑借在英格蘭建立的一系列惠及民生的慈善公益,首相夫人終于贏得了大多數英格蘭人的認可,成功與首相大人攜手。 婚后,二人也是英格蘭伉儷情深的代表。 有這樣的前提下,首相怎么都不可能反對自己女兒的選擇才是。 原來,他反對的原因……是在這里。 那么,首相前后反常的行為就可以理解了。 以為女兒愛上的是一個普通c國人,為了不讓女兒重蹈覆轍,更為了她的愛情之路不用那么辛苦,首相大人哪怕付出巨大代價,也要幫助女兒退婚。 可是退婚后,男方突然失蹤,首相查不到人,于是意識到了不對。 如果對方真的是元首繼承人,他的女兒與對方,幾乎是完全沒有未來。 哪怕只是一個猜測,首相也必須斷掉自己女兒的念想。22南粤风彩26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