或許是今天的心事太重了,她彈著彈著精神一陣疲憊,不知不覺間睡著了。 她睡得很熟,在一片黑暗之中,她恍惚聽到了一個聲音在叫她…… “公主。” 這兩個字就像魔咒一樣纏繞著她的大腦,她猛地睜開眼睛,從琴案驚坐起來。 “真真?!真真——?!” 她忍不住叫起來,光著腳站起,掀開簾幕沖出去左右尋找。 “傻妞你咋了??”兔幾被她的叫聲給吵醒了,急忙飛過來詢問。 “我……我聽到了真真的聲音………”她張了張口,氣勢一下子弱了下去。 “什么嘛,你睡糊涂了吧,這里怎么可能有慕真的聲音,是吧熊崽子。” “咿咿!”小依依歡呼的張著兩只小手,像是在說我在我在。 白玲瓏嘆了口氣,一對眉毛跟著就耷拉下去。 是啊,她也知道慕真不可能在。這里可是神庭,是神族的大本營。 先不說外面一層又一層的守衛和結界,單說她的青天宮就被黎天安插了不少神族高手,明哨暗哨一大堆,還有黎天親自設下的禁制,可說是滴水不漏,連只耗子也鉆不進來。 只是方才夢中的那一聲呼喚太過真實,她才會誤以為是真實,誤以為慕真在喚她。 而知道是在做夢之后,她更加懊惱了,使勁拍著自己的蠢腦袋。 “真真死后這么久了我連一次都沒有夢到過他,好不容易他入了我的夢,我怎么就醒了呢!” 夢中那聲呼喚來得太快,去得更快,她沒有時間做分辨,也不知那到底是她白日做夢,還是慕真當真入了她的夢。 但不管是哪種,都是她日思夜想了幾個月才盼來的一場夢,她還想要跟慕真多聊聊天,說說話,想要他能像以前一樣為她指點迷津,哪怕只是在夢中聽聽他的聲音也好啊。 可她居然聽了一聲“公主”就驚喜得直接醒了。 她立刻跑回到琴案旁,也顧不得地上又冷又硬,倒地就躺,閉上眼睛強迫自己回到夢中。 她要再睡一覺,繼續做那場夢,繼續夢到慕真。 然而回籠覺一點也不順利,她越是想睡就越睡不著,認真的閉著眼睛,腦子反而更加清醒了。 她不死心,繼續一動不動的貓在地上,催眠自己的神經,要讓自己睡著。阿珠見她睡在地上,想叫她起來,白玲瓏罕見的發了一次脾氣,把她轟了出去。 她要見真真,這次誰也不能妨礙她! 她這一躺就躺到了傍晚,著急的阿珠去找來了黎天,她那房門自然是擋不住黎天的。黎天沖進來見她當真睡在地上,又是好氣又是好笑。 “小傻瓜,你這又是在玩什么。” 黎天走到她身旁,她還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裝死,眼皮都不帶睜一下的。 但黎天清楚的感覺到她醒著。 “我要睡覺,別來煩我。”她裝睡不成,便氣惱的用手遮住雙耳,說什么也不肯起來。 “睡覺?好啊,不過你要睡在地上,那還要床干什么。”22南粤风彩26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