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狀,季川不由莞爾,這小伙子該不會是把自己當成情敵了吧? 他降下車窗,好心情的等待唐鈺成。 “你叫什么季川是吧?” 大概是因為霏兒不再,唐鈺成的語氣不太友善,看季川的目光也微微帶著點輕蔑。 季川莞爾,“對,小弟,有何指教?” “別叫我小弟!”唐鈺成冷著臉反駁,“我警告你,林霏兒是我看上的女人,你少打她的主意!” 季川忍著笑,故意拖長尾音,“噢……那請問,林xiao jie她看上你了么?” 唐鈺成被他噎了一下,臉色有些難看,“這不需要你管!總之你記住我的話!” 季川煞有介事的點頭,“我認為吧,感情這事兒還得看緣分!最重要是對方喜不喜歡你,你說對吧,唐少爺!” 唐鈺成一愣,“你怎么知道我姓唐……” 這話說完,唐鈺成覺得自己很bái chī。 剛剛在霏兒家門口,霏兒連名帶姓喊的他。 不過,既然都被人家記住名字了,也無所謂。 唐鈺成拿出唐家大少的架子,冷冷看著車內的季川, “實話告訴你,我父親是唐淮南,你最好不要跟我搶女人!要不然會輸的很慘!” 季川微微揚眉,果然是年少輕狂啊,毛都還沒長齊,就學著擺譜,也不看看是在誰面前? “我還有事,再見!” 話落,季川升上車窗,驅車離開。 唐鈺成對季川這個態度感到不滿,可是還沒來得及發泄什么,季川已經走了。 看著倒后鏡里唐鈺成憤憤然的樣子,季川是哭笑不得。 可轉念一想,卻有些替慕彥磊擔憂。 如果他跟小舅子看上同一個女人,那似乎不太好辦! …… 另一邊 結束了和季川的通話,慕彥磊回到包廂。 剛坐下,旁邊的唐心雨便往他碗里夾肉,“彥磊哥,你喜歡的紅燒排骨都要涼了,快吃吧。” “謝謝。”慕彥磊客套了一句。 和唐心雨相隔一個空位坐著的是唐心雨的父親,唐淮南。 見到慕彥磊這般客氣的姿態,唐淮南表面不動聲色,心里卻有著計較。 這個未來女婿,他很滿意,但是未來女婿對自己的女兒,太過冷淡了。 唐淮南斟酌了一下言辭,緩緩道:“彥磊,你們兩都不小了,找個時間跟心雨把婚禮辦了吧。”慕彥磊面色不變,不咸不淡的說:“我現在暫時不考慮結婚的事情。” 聞言,唐心雨臉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失落,不過轉瞬她就恢復自如,在暗暗告訴自己,沒關系。 反正都訂婚了,這個男人一定是自己的! “可是心雨不小了,你們兩都到了結婚年齡,有些事情拖太久總是不太好。”唐淮南又說。 說話聲音雖然清清淡淡的,可這話里的意思,顯然是不想讓慕彥磊再推脫。 慕彥磊卻不是個容易被逼就范的主兒,當然不會理會未來岳父的話。 他淡淡的回答:“叔叔是擔心遲則生變么?” 被慕彥磊這么直白的問出口,唐淮南老臉一僵,有些尷尬的笑了。 “為人父母總是忍不住操心,這點你要理解。” 慕彥磊微笑不語,低著頭,沉默的吃著飯菜。 見狀,唐心雨不由轉頭看了爸爸一眼,示意他別再說。 唐淮南有些不樂意的皺眉,可見到女兒哀求的眼神,終究還是將到嘴的話咽了回去。 …… 修養了一天后,第二天霏兒回公司上班,順便辭職。 她遞辭呈的事情并沒有向大家公布,一切在悄無聲息的進行。 新任經理試圖挽留,但是霏兒卻拿家里母親年邁,想回家鄉工作,方便照顧母親為由,拒絕了。 經理無奈的簽字,批準了霏兒的辭職。 不過,要等到有人接手霏兒的工作,霏兒才可以正式離職。 一個星期后,霏兒的工作交接完畢。 如此一來,霏兒也能正式離職了。 離職的這天,霏兒還像先前那樣正常上班。 到了下班,同事們離開的時候,李曼學姐則是陪著她一起收拾東西。 霏兒不想把這件事搞的人盡皆知,所以,知道她辭職的人就李曼,還有唐鈺成。 李曼知道霏兒辭職的緣由,倒是沒說什么,唐鈺成則是板著一張臉,老大不高興了。 …… 辭職后的第二天,霏兒再一次來到先前住過的那家私人醫院,找季川。 當護士把季川叫來的時候,霏兒竟然莫名的有些緊張。 見到坐在等候區的霏兒,季川顯得很驚訝。 “林xiao jie,你真是來找我的。” 霏兒急忙站起身,點了點頭,“抱歉,季醫生,打擾您了。” “別客氣,找我有什么事?”季川問。 霏兒將手里的兩個袋子遞了過去。 “麻煩季醫生,幫我把這些東西拿給慕先生,還有,麻煩您和他說一聲:我辭職了。” 季川先是一愣,這什么跟什么? 他垂眸看著面前的兩個袋子,裝著的似乎是衣服。 “這什么東西,為什么不自己還給他?” “我……”霏兒有些尷尬,她把他的號碼刪掉了,沒辦法聯系。 而且,她其實也不想再見到他,免得讓他覺得自己總想和他牽扯不清的感覺。 一看霏兒這么無奈,季川心里也多了個心思,猜想她或許是跟慕彥磊有什么矛盾。 “要不這樣吧,我讓彥磊過來,你有什么話或者有什么東西要還的,當面還他。” “不用!”霏兒有些激動,“季醫生,麻煩您,把這些東西交給他就好了。” 說著也不管季川什么反應,霏兒將袋子放到季川腳邊,轉身就往大門外走去。 “哎,林xiao jie!你等一等!”季川下意識追了出去。 霏兒看他追來,卻慌不擇路的跑了起來,不想被追上,更不想再跟慕彥磊有什么牽扯。 這一刻,霏兒覺得內心竟然有些負氣。 醫院門口有個公交車站,霏兒跑過去的時候,剛好有輛公交車停靠。 她也沒仔細看,悶頭就沖上了車,卻因為太快,沖力的作用下,腰腹撞了一下投幣的鐵箱子。 霏兒痛的眼淚都涌了上來,卻咬牙忍著,然后在司機大叔責怪的目光中掏出散錢遞進了鐵箱里。 不過坐了一個站,她就下車了。 下車之后,霏兒卻有些犯迷糊。 這塊區域她比較少來,平常工作也都是李曼學姐載著去的,剛剛來的時候也都是打的過來的。 眼下,她不認得路。 最后,無奈只能叫了的士,報上自己家的地址。 …… 沒追到人,季川只能往回走。 回到醫院,走到茶幾上那兩個袋子,季川忍不住皺眉。 下意識的打開瞄了兩眼,是幾套衣服,還是女裝,上面還放了一個信封,也不知里面裝的什么東西。 他有些頭疼的拿著手機給慕彥磊打電話。 “什么事?” 聽著慕彥磊一貫低沉的嗓音,季川沒好氣的說:“前幾天你帶過來那個林霏兒, 她來找我了!還拎了兩袋東西,托我轉交給你,你要不要過來看看?” “她人呢?”慕彥磊問。 “走了,跑的比兔子還快,追都追不上。” 聽著季川有些氣惱的樣子,慕彥磊有些好笑,“我晚點過去找你。” 說完便將電話掛斷。 …… 半個小時后,慕彥磊到了醫院。 進了季川的辦公室,慕彥磊一眼便見到那兩個醒目的紙皮袋子,服裝專用的。 季川看他都沒看自己,頓時有些不爽了。 “我怎么覺得你有異性沒人性了?都不看我兩眼!” 慕彥磊仿佛沒聽見他的話,彎腰將那兩個袋子提起來,打開一看,臉色頓時沉了下來。 都是他先前給她準備的換洗衣服,她竟然都還回來了! 瞥見里面還有個信封,他沉著臉拿出來看,里面裝著的是一大沓的鈔票,還有張小小留言條。 ‘謝謝慕先生幫助,這些錢是還您付的醫藥費,如果不夠我會再補上。’ 慕彥磊在看這字條的時候,季川忍不住好奇,瞄了兩眼,見到慕彥磊臉色鐵青,有些幸災樂禍。 “哎呦喂,這是要搞決裂啊?” “她有沒有說什么?”慕彥磊沉著臉問。 季川微微挑眉,故意拖長話音,“有!說,我辭職了!” 說完,他笑瞇瞇的湊到慕彥磊跟前,“請問慕大少,她辭職和你有什么關系?” 不等慕彥磊回答,季川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“該不會是你讓她辭職的吧? 她跟你那小舅子認識,而且,上次我送她回去的時候,偶遇唐鈺成,他還把我當成情敵了。” 慕彥磊卻并不回答,只是臉色實在難看,尤其是那目光,瞬間變得冷冽。 他沉默的將袋子放在桌上,隨后轉身走了出去,邊走便拿著手機打電話。 季川猜想應該是打給林霏兒的,沒跟出去。 嘟嘟兩聲后,聽筒里傳來語音提示:您好,您撥打的電話現在不方便接聽,請稍后再撥。 慕彥磊皺眉,他來醫院之前打過一次,她還接了。 可當他開口說了一句:“你要還我什么?” 另一邊的霏兒立刻就把電話給掛斷。 他再打過去,聽到的就是剛剛那段語音提示,不方便接聽。 現在還不方便接聽? 盯著手機屏幕半晌,慕彥磊轉身走近辦公室,沉著臉對季川說:“手機給我。”季川一愣,“你自己的呢?” 慕彥磊看著他,不言不語。 他是絕對不會說,他的電話號碼有可能被某個小丫頭拉黑了。 “真欠了你的!”見他不解釋,季川沒好氣的哼了聲,隨后將手機遞過去。 慕彥磊拿了手機,再度走出了辦公室,指尖在屏幕上輕點,撥打的依舊是剛剛撥打的那個號碼。 另一邊, 電話再度響起來的時候,霏兒已經窩在家里,正拿著筆記本在網上合適的崗位投簡歷。 半個小時前,慕彥磊打來電話。 看到那一串號碼的時候,霏兒不太確定是不是慕彥磊,摁了接聽,然后就聽到慕彥磊低沉的聲音在問: “你要還我什么?” 確定是慕彥磊,霏兒當時的腦子有短暫的空白,然后像是本能的就把手機拿遠,盯著那屏幕看了一秒。 然后很勇敢的按了結束通話。 再然后,把那個電話給拉入了黑名單,同時,還刪除了通話記錄。 她心里有些憤憤的想著,不是你透露出讓我不糾、纏你的意思么? 現在為什么又主動打電話給我? 打給我干嘛?做什么?和你好像沒什么好說的! 這般想著,霏兒覺得把某人拉黑,理所當然,甚至還覺得自己挺果斷霸氣的。 然后,她將手機丟在一旁,開始認真在網上找工作。 沒想到,半個小時后,慕彥磊又打來電話。 不過,因為加了黑名單,手機只是亮屏提醒了一下。 霏兒是可以看到的,她瞥了一眼,視而不見。 沒想到,過了一會兒屏幕又亮了,依舊是個來電。 是個陌生號碼。 霏兒略微遲疑,按了接聽。 想著或許是她剛剛投的簡歷被看到了,通知她去面試的。 可是…… “現在在哪兒?” 聽到這低沉的嗓音,霏兒的眼珠子瞬間瞪圓了。 她震驚的看著屏幕,隨后像燙手山芋那樣,瞬間丟開手機。 怔怔看著那手機好半天,卻忽然想起了什么,趕緊又拿了過來。 另一邊的慕彥磊等的有些不耐煩,沉聲又說了一句:“怎么不說話?” 怎么不說話? 霏兒死死咬著嘴唇,一說話她就沒底氣、沒勇氣了! 不說! 她抓著手機,猶豫了兩秒,按了中間那個大紅色的按鍵。 這一按,通話結束了。 為了防止這個號碼再打來,霏兒再次把這個號碼拉黑,然后刪除記錄。 這么一鬧騰之后,霏兒再也沒心思再對著電腦找工作,她甚至擔心慕彥磊會找到自己這兒來。 光是想想,竟然覺得特別不安全。 思慮再三,霏兒決定出門。 …… 打電話被拒聽這種事情,慕彥磊是第一次遇到。 兩次被某人掛了電話后,慕彥磊很不爽。 他陰沉著臉,將手機遞回給了季川,“她家地址還記得么?” 聞言,季川眼睛一亮,“慕大少,別告訴我你要去找她!” 慕彥磊冷冷睨了他一眼,“有問題?” 季川笑的一臉狗腿,“沒問題,沒問題!絕對沒問題,你喜歡就好!” …… 站在小區門外,慕彥磊蹙著的眉頭卻愈發的緊。 這么老舊的房子,生銹的鐵質防盜網,安全么? 他沉著臉,邁步走了進去。 門口的老大叔看他面生,又生的氣宇不凡,下意識的多看了兩眼,卻沒有阻攔他。21南粤风彩26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