桑榆一步步被薄景行拉著上了樓,只覺得一顆心馬上就要跳出來一般。 關于嫂子的事情,她也是今天進了公司,甚至上了一個上午的班,才無意間聽到有人討論網上的事情才知道的。 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,她無論如何都要去看看她的情況。 可是卻沒有想到,薄景行會帶著晚晚去公司里找她,電話掛斷之后,她便馬上下了樓,后來便直接來了這里。 薄家現在因為大哥的事情,一直都不愉快,不知道他現在到底在想什么。 最近一直不見他的身影,也是看到網上的消息才知道他也去了國際峰會…… 正這樣想著,便聽到一聲房門打開的聲音,緊接著她整個人便被扯進了房間里。 他好像永遠不知道什么叫做憐香惜玉,力道跟他那副強壯的身體完全匹配。 門被他用力關上,她站在門口,只剩兩個人的房間讓她心里莫名緊張。 “你……你什么時候回平城的?” “昨天晚上,太累了,隨便找個地方休息了。” 薄景行回答她,似乎在解釋昨天晚上他沒有回家。 桑榆點點頭,“我在網上看到你也在國際峰會……” 她話沒說完,整個人突然又被一股力道抵到了門板上。 一聲驚呼都還未來得及發聲,薄景行的唇便壓了下來。 “想死老子了……該死的女人……” 密密麻麻的吻鋪天蓋地的壓下來,唇—— 被狠狠糾纏,密不透風,他的急切還有粗靄的呼吸讓桑榆的頭皮一陣發麻。 礙于他禁錮著她的強大力道,她分毫動彈不得,男人的氣息難免也帶動起她的些許情緒,緩緩抬手,踮起腳尖回應著他,攀住了他的肩膀。 兩個人的身體緊緊貼在一起,她的柔軟和曲線,以及他的健碩和硬朗,此刻都好像是完美揉到一起一般,密不可分。 桑榆身上的衣服被扯得凌亂不堪,薄景行完全沒有耐心,直接挑開她的襯衫衣擺探了進去。 摟著他脖子的雙臂緊了緊,薄景行咬咬牙,直接抱起她將她扔到了床上。 桑榆連忙撐起身子,手掌抵在他的肩膀,一張唇鮮紅欲滴。 “別……我還沒洗漱……” “草……不管!” 薄景行咒罵一聲,再次俯身,壓向她的頸項。 “不洗都這么香……” 這味道,簡直太讓他魂牽夢縈。 天知道這幾天忙來忙去,他憋的到底有多難受。 一想到她這張臉,這副柔軟的身子,還有那溫馨淡淡的香氣,更有她在那個時候的勾纏和觸感,就更他媽難受了。 這次難得有這么好的機會,他一定要把以前的都補回來。 桑榆被他的話說的面紅耳赤,可也奈何不了他的霸道- 沈繁星給許清知拿了一套睡衣,本來打算帶著晚晚洗澡,結果晚晚看到她們兩個的睡衣,也非要要睡衣,趁著許清知和沈繁星不注意的時候,跑出了房間。 可是跑出房間,卻不知道桑榆住在哪個房間,她噠噠噠跑到最里面的房間,抬手用力拍了拍門、 門沒多久便打開了,薄景川以為是沈繁星回來了,結果門打開,面前卻空無一人。 “大哥哥,我在這里。” 一聲稚嫩的聲音讓薄景川低下了頭,在看到自己腳下的小家伙時,微微蹙了蹙眉,聲音沉冷。 “你干什么?” 晚晚有些害怕他,但還是一把抱住了他的腿,仰著小腦袋看著他,一雙大眼睛黑的發亮。 “大哥哥,晚晚要找小魚,晚晚也要穿漂亮的睡衣……” 薄景川挑挑眉,一直低著頭看著晚晚。 這個小不點兒…… 不知道到時候他的女兒會不會也這么…… 抿了抿唇,他將心中的想法壓了下去,又看了她一會兒,忽然彎身將她抱了起來。 臉色依舊面無表情,強大的氣場實在太震撼,晚晚雖然討好的乖乖摟著他的肩膀,但是小身子卻有些僵硬。 “大哥哥……” 薄景川挑挑眉,“我帶你去你媽……姐姐……” 晚晚開心地點點頭,“恩恩,去找小魚……小魚一定會給晚晚準備漂亮睡衣的……” 薄景行這個時候剛剛解開桑榆的牛仔褲扣子,臉色有些青。高達穿越世界 “你到底是不是個女人?穿個裙子會死嗎?” 桑榆羞澀地咬唇,“天氣冷。” 薄景行不耐地“嘖”了一聲,“那大街上那些女人……” 桑榆掀眸看他,薄景行也頓了一下,“……那些女人都制杖嗎?天那么冷還穿著裙子到處顯擺什么?!” 桑榆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該生氣了。 托起桑榆的身體,剛剛將牛仔褲退下扔到一邊,眼看就要吃到他心心念念的肉,結果房門這個時候卻響了起來。 兩個人一頓,桑榆連忙扯開被子,將自己埋了進去。 薄景行看著自己懷里的溫溫軟軟的美人兒溜走,氣的肺都炸了! “靠!誰啊!” 這個時候來敲門! 不知道孤男寡女的門慎敲嗎 會出事不知道?! “開門。” 薄景川冷漠的聲音隔著門板傳了進來,薄景行仰頭閉了閉眼睛。 “媽的,絕對是故意報復我的!” “行行,行行,是晚晚!開門~~” 晚晚的聲音響起,桑榆從床上坐了起來,從地上撿起衣服,有些手忙腳亂地往身上套。 薄景行走到門口,打開了房門,看著薄景川抱著晚晚站在門口,臉色臭的可以,聲音更是沒好氣。 “干什么?!” 薄景川淡淡掃了他一眼,腰上的皮帶早就不見了蹤影,襯衫扣子扯開兩粒,抬手撐在門框上,褶皺的襯衫更顯得凌亂。 想盡辦法支開晚晚,迫不及待的帶走女人,現在又是這幅德行,顯然……沒能盡興…… 扯了扯唇,他難得心情不錯地將懷里的女孩兒塞到了薄景行的懷里。 “她說要穿睡衣睡覺,讓桑榆給她找睡衣。” 薄景行嘴角抽了抽,“這里哪有她的睡衣啊?” 薄景川挑眉,“你問我?” 薄景行咬了咬牙,“我問我自己。” “穿好睡衣記得把她給許清知送過去,不然她們一會兒找不到她,可能會挨個敲門找人,別讓他們太擔心。” 晚晚一雙肉嘟嘟的小胳膊就抱著薄景行的脖子,大大的眼睛看著他,一臉天真無邪的樣子。 她的手放到薄景行脖子上漏出來的皮膚上,輕輕拍了拍,“行行,你不冷嗎?” 薄景行抿緊了唇,直接轉身進了房間、 薄景川扯扯唇,心里總算是平衡一點。 是時候讓他知道中途被打斷好事的滋味了。 薄景行抱著晚晚進去的時候,桑榆已經重新穿好了衣服,臉上還有些慌亂。 看到只是薄景行抱著晚晚進來,她心里難免大松一口氣。 薄景行冷著臉道:“她非要穿睡衣睡覺!” “有的,媽以前有給晚晚準備。” 桑榆點頭,連忙轉身打開柜子去翻找。 薄景行抱著晚晚坐在床上,低頭在她的頭頂彈了一個腦崩兒。 “屁大點兒穿什么睡意,光著睡才舒服知道嗎?” 晚晚不滿地抱著自己的頭,“可是清知阿姨和大嫂嫂都有漂亮的睡衣啊,晚晚是女孩子,當然要漂漂亮亮的。” 桑榆這個時候已經找到了睡衣,從薄景行的懷里接過晚晚,一張臉笑得清淡又溫柔。 “嗯,晚晚什么時候都是漂漂亮亮的。看,這是奶奶給你準備的毛茸茸粉色小貓咪睡衣,漂不漂亮?” 晚晚點點頭,張開雙手配合著桑榆給她脫衣服。 “漂亮,奶奶眼光棒棒噠……” 桑榆唇畔的笑意更濃了一些。 薄景行索性躺到床上,側身撐著腦袋看著眼前一大一小。 桑榆給晚晚換衣服的動作自然又熟練,面對晚晚時的神情永遠都是一幅恬淡溫柔的樣子。 除卻她上班時不茍言笑,穿著生硬又沒什么情趣之外,在家里可完全不是這個樣子。 整個人都是溫溫柔柔的,尤其是抱在懷里的感覺尤為的明顯。 這女人動作間似乎都沒有什么可以讓人看著不順眼的地方,甚至一舉一動都充滿了誘惑。 那張唇經過剛剛的蹂躪,到現在都還泛著光澤的紅腫,身上的襯衫已經有些褶皺,因為慌慌張張穿好的衣服,也沒有平常那么一絲不茍的整潔,扣子都系錯了位,領口露出潔白的肌膚,精致的鎖骨在給晚晚穿換衣服間,張張合合地吸引著他的視線。我在人間修仙路 喉結不由自主地滾動了幾下,剛剛壓下去的火一點點又開始漲上來。 “好了。” 桑榆的注意力全在晚晚的身上,根本沒有留意到薄景行的變化,看著穿上睡衣變得粉粉嘟嘟的晚晚,桑榆笑的格外開心。 “真漂亮。” 晚晚有些著急地跳下床,站在房間里的立體鏡前扭動著小身子看了看,顯得格外的開心。 薄景行挑挑眉,突然從床上彈跳起來,一把將晚晚提了起來,“走,帶你去找你的大嫂嫂和清知阿姨。” “別扯,別扯……睡衣不漂亮了……” 晚晚氣呼呼地道,小身子也不滿的掙扎著。 “事兒多。” 吐槽一句,還是將托著晚晚的小屁股朝著門口走去。 薄景行看孩子到底有多粗魯,桑榆早就習慣了。 之所以現在默不作聲,是因為的在這件事情上她已經說了他好幾次,也不見他改,后來也覺得晚晚似乎也沒事,便也任由他去了。 他應該是有分寸的。 薄景行剛帶著晚晚出了門,就看到了許清知和沈繁星在走廊里,看到他抱著晚晚出來,臉上緊張的神情瞬間松懈下來。 薄景行將晚晚放到地上,看到兩個女人有些著急地跑過來。 “你們兩個人一起都看不住一個孩子,要是真生了,你們確定能看得了孩子?還是提前多招幾個月嫂時時刻刻幫忙看著吧,不然真有可能把孩子丟了。” 許清知和沈繁星被薄景行懟的啞口無言。 的確,剛剛都還在房間里,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。 這是在家里,要是在外面…… 真是不敢想象。 薄景行雙手抱胸看著她們,“都是快當媽的人了,快長點心吧。奇怪你們還有心思管別的事情,以為當媽真那么容易?太多學問了知道嗎?還有幾個月,好好學著點兒吧你們!” 許清知嘴角緊繃著,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跟個老太太嘮嘮叨叨,沒完了了?欲求不滿就變身老媽子了是不是?桑榆,桑榆!” 她突然大聲喊了起來,桑榆聞聲跑出來。 “怎么了?清知姐?” 許清知下巴朝著薄景行揚了揚,“這家伙欲求不滿怎么跟個老媽子一樣,你快治治他!” 桑榆猝不及防被許清知如此直擊,看了一眼薄景行,臉色當即紅透。 沈繁星也在旁邊無奈地扣了扣眉心。 欲求不滿? 治治他? 清知到底經歷了什么,現在居然變得這么……接地氣。 眼看桑榆羞的不知道做什么反應,她伸手將許清知拉了過來,“好了,趕緊回房間,洗洗休息了。” 晚晚仰頭看著薄景行,臉色有些糾結,“行行你生病了嗎?不然……晚晚留下來照顧你好了……” 薄景行當即拉過桑榆的手,扯著她進了房間。 “不用,你去跟她們睡就好,你姐一個人照顧我就夠了!” 跟后面有狼追似的關上門,薄景行才松了一口氣。 晚晚這個小東西,就是個不定時zhà dàn。 冷不丁來一套“違規操作”! 對面的桑榆看到薄景行那緊張的樣子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 薄景行在她面前向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,霸道強勢的很,結果沒想到,他居然會被晚晚一句話嚇成這個樣子。 她的笑聲難免引起薄景行的不滿,大手突然扣住她的腰,將她拉進了他的懷里。 他湊近她,溫熱霸道的氣息壓下來,“笑屁!” 桑榆臉色微微紅了紅,“……笑你啊。” 薄景行微微頓了頓,“膽子肥了,還敢罵我?” 桑榆笑著瞥了他一眼,“是你自己……” 話音未落,她整個人便被突然抱了起來,幾秒鐘后便被扔到了床上。 “我可不是白給你笑的,今晚你得加倍給我報酬。” 桑榆眸子閃了閃,看著男人整個人壓下來。 又不是傻子,今晚從一開始,她就知道逃不過與他的一場瘋狂。 別鬧,薄先生! 別鬧,薄先生! 2南粤风彩26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