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引魂燈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二十一章 薩滿教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車內這緊張的氣氛僵持了很久,云琛這才忽然開口,問我:“靈鐺只有在你離開陸甜房間的那一剎那響了一下嗎?”

    我聽后,點了點頭,問云琛怎么了?可云琛卻沒在說話,眼底陷入深思,一臉的凝重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我的手機忽然響了,是簡建國打來的電話,我有些不太想接,云琛似乎已經猜到是誰打來的,竟然緩緩對我吐出一個字:“接。”

    我一聽云琛這話,看了他一眼之后,這才小心翼翼的將電話接起:“喂?”

    “云琛讓我過來,有沒讓我準備什么東西?”簡建國的聲音響起,那平靜的語調忽然帶著幾分緊張,也不知道是緊張和云琛的見面,還是什么。

    我正打算回,云琛忽然對我伸出了一只手,示意我把電話拿給他,而他接過電話之后,輕聲對電話那頭吐出一句:“十分鐘內到不了,后果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的剎那,電話竟然直接被云琛給掛了,而云琛將手機丟還我之后,竟猛地踩下油門,朝著案發現場開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我總感覺云琛和簡建國合作像是在與虎謀皮,兩個人心思都屬于那種心思深沉,不簡單的類型。

    而這簡建國一身銅臭味,至少還能看出他不做沒有利益的事情,可云琛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,為什么牽扯進這件事情,我都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到了案發現場的時候,簡建國已經到了,可陳警官已經不在那了,尸體也被帶走了,只剩下幾名警察在那收拾現場。

    一見到我和云琛下了車,簡建國立馬迎了上來,對著云琛露了個十分勉強,又特別虛假的笑容:“云先生。”

    云琛點頭,算是打了招呼,一句話沒說,便直奔案發現場,不過奇怪的是,云琛這次并沒有進入那間死了人的屋子,而是走到了這棟房子的后面。

    房子的后面是一處花園,花園的中央有一處涼亭,涼亭的桌子上擺放了一個香壇,香壇上插了三支香燭,已經燃盡,地上還有只小鐵盆,鐵盆里殘留著燒過紙錢的痕跡,紙灰也被風吹的到處都是。

    見到了這些,云琛嘴角忽然勾起“呵”的一聲冷笑,最后輕聲道了句:“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聽不明白云琛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,可云琛卻一屁股坐在了這凳子上,我跟著他抬頭的目光一看,卻猛地發現……

    這里抬起頭恰巧能將案發的那間屋子里的一切場景看的一清二楚……

    也就是說,從我們兩人一進這小區,很可能就落入了別人的監控之中?

    簡建國站在旁邊觀望了很久,卻安靜的出奇,不該問的一句話沒問,而是等云琛開口問他:“你覺得會是誰做的?”

    沒有半分猶豫,簡建國直接開口:“陳貴嬌信奉的是薩滿,薩滿崇尚巫術,應該不會道教這一套,很有可能是楊銘干的。”

    一聽簡建國這話,我微微有些發愣,陳貴嬌信奉薩滿教的我都不知道,他竟然知道……

    看來,簡建國早就在背地里把一切事情都查的一清二楚了。

    上大學的時候有個同學是藏族的,所以我對薩滿教也算是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薩滿教是在原始信仰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一種民間信仰活動,分布于北亞一類巫覡宗教,而薩滿教里的巫師號稱有控制天氣、預言、解夢、占星以及旅行到天堂或者地獄的能力。

    在國內,信奉薩滿教的地方,一般是東北到西北邊疆地區,電視里的跳大神,就是薩滿教祭祀的一種方式。

    云琛聽完簡建國的話,淡淡“嗯”了一聲之后起身,帶著我們直接回到了車上,卻沒半點動靜,這倒是讓我有些奇怪,我正打算問,云琛卻在這時一臉邪笑的回頭問我:“你說,我們是一直按照他們設計好的線路走,還是打破規則?”

    說著這話的時候,云琛的語調帶著幾分玩味,很難讓人想像他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,在這種人命關天的情況下,還能把他當成游戲?

    不過我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云琛,而云琛似乎根本不需要我的答案,問完之后,腳下猛踩油門,帶著我們離開了這里,踩下油門的剎那,他的口中忽然輕聲的吐出一句:“敢動我的人,就要做好死的準備。”

    云琛話音落下的剎那,我止不住的打了一個冷顫,被嚇的臉都白了,還好自己沒招惹到他,否則……

    就在這時,我的手機忽然響了,拿起來一看,發現竟然是陳警官給我打來的電話,我剛一接起,他便匆忙的問我在哪里,還沒等我回答,他又急匆匆的道了句:“剛帶回來的兩具尸體忽然失蹤了,你能不能讓你那個朋友接個電話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聽陳警官給我打電話竟然是因為云琛,倒是有些意外,心里更是詫異不已,云琛離開前到底和陳警官說了什么?

    可我才剛把陳警官的電話拿給云琛,云琛竟然回他一句讓他稍安勿躁之后直接掛了電話!

    電話掛斷的剎那,車內的氣息再次冷了下來,誰都不知道云琛到底要帶我倆去哪里,我和簡建國也沒敢開口問,只是靜靜的坐在車里。

    許久后,云琛的車子停在了一處山腳之下,帶著我和簡建國上了山。

    這座山我來過,雖然上次來的時候是夜晚,可上次差點在這兒丟了性命,我自然記得,可不就是楊銘尸骨埋葬的那座山么?

    想不到的是,云琛這次并沒有朝著楊銘墳前的方向走,而是帶著我和簡建國深入了這座荒山,現在已經是半夜,溫度本就比較低,再加上在這荒郊野嶺的走,北風呼嘯而過,我難免覺得有些心慌,甚至是走著走著,總感覺有人在背后喊我的名字……

    可一回頭,后面又空無一人,也不知道自己是幻聽了,還是怎么的。

    走著走著,還時不時撞見幾座孤墳,甚至我還能隱隱約約看到這片山里有些古怪的影子,把我嚇的頭皮都麻了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終于走到了這座山頂之上,可一朝下望去,卻發現山頂邊上有一處凹陷下去的大洞,由于光線太暗,我根本看不清洞里有什么,可這洞大的,足足有一人寬!

    站在洞前,云琛忽然笑了,走到一旁弄了些樹枝丟下去,又卷了只火把在手上,對著下面這洞,喊了句:“我只給你們三秒時間。”

    在這周圍十分空曠,云琛這句話的聲音雖然不大,卻不斷在一旁回蕩,可云琛口中的三秒已到,底下的洞口卻連個回聲都沒,云琛直接把這只火把朝下一丟,火勢瞬間彌漫……

    也不知道這下面到底有多大,我腳下的泥土都被洶洶焰火燒的炙熱,洞口里的火光卻依舊沒滅,反倒愈演愈烈,要是洞里真的有人,估計早就被這火光給燒死了!

    可云琛直著身子站在洞口邊上,面無表情的在那等著,明明我們處在的是劣勢,看著云琛這個樣子,總讓我有一種,他早就掌控全局的感覺。

    約莫半個小時之后,火勢這才漸漸滅了下去,一股股濃煙從洞內冒起,我和簡建國的臉色都有些難看,可云琛還是沒有動,只是在這濃煙散去之后,冷笑了兩聲,輕聲吐出一句:“你們膽子挺肥的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,我聽不出云琛是褒是貶,洞內卻在這時,傳來了回應: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這聲音有些空洞,我聽不出是誰的,可語氣中的挑釁,卻讓我聽的相當不爽。

    可奇怪的是,云琛聽到這個聲音之后,竟然轉過身,似乎打算帶我們下山!

    我一見云琛這架勢,頓時有些發愣,腳還沒抬,洞內卻再次傳來一道聲音:“既然來了,你不打算下來坐坐?”

    這道聲音響起的剎那,云琛笑了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南粤风彩26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