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引魂燈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二章 白腳印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    警察一見我拿著手機發抖,頓時就有些奇怪,問我到底是誰發來的消息。

    我當時就想把手機拿給他看,這男網友竟然在這時,給我發了一條微信,說我要是想活命就閉嘴。

    我被嚇的臉都白了,特別是到他很有可能是殺人犯連忙就將手機放入了身后,和警察說沒事,是我買的東西降價了比較激動,可警察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會相信我這話,上來就想搶我手機,我的手頓時一抖,手機掉在地上黑了屏,警察這才罷休,可憐我換了一個屏幕花了好幾百大洋!

    離開警察局的時候,我是被男網友那話嚇的渾身都在發抖,手機屏幕剛一換好,便馬上給他發了一條微信,問他到底是誰?

    可他卻沒有回我,也不知道是故意嚇我,還是怎么的,還真把我嚇到了,弄的我都想要不要找個朋友家先住一段時間,躲躲風頭了。

    可他越是不回我,我就越是有點害怕,又問了他一句,你到底想怎么樣?

    沒想到的是,這條短信剛發出去,他竟然回復了,問我是想死還是想活,要是想活命,這幾天不要出門,也不要管我前男友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被他這話都嚇傻了,我當時都覺得,他是變相的承認自己是兇手了,可我鼓起勇氣問他,他又不說,反倒是楊銘竟在這個時候,給我發了一條微信。

    我看到楊銘給我發微信的瞬間,整個人都傻逼了,一個已經死了的人,怎么可能會給我發微信,還問我是不是想他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我坐在太陽底下,都感覺太陽半點照不到我身上,渾身發涼的不行,就好像有什么東西在我身后似得,后背冰涼冰涼的,回過頭又什么都沒有,可手腳卻瞬間涼透了,連手心都出汗了。

    我正打算換個地方坐著,手機卻同時響起了兩聲震動,竟然是那男網友和楊銘同時給我發了一條微信。

    楊銘的微信是,我好想你,你陪我好不好?

    一個已經死了的人給我發這種短信,我哪里敢回,甚至都想把楊銘刪了,可才點開他資料的時候,卻發現他的頭像忽然變成一張他的黑白照,黑白照上面的眼睛炯炯有神的,就好像在盯著我看一樣,我頓時就收了手,可心里卻很奇怪,楊銘已經死了,不可能給我發短信,難道說發微信的是其他人?

    另外一條微信,是那男網友是那男網友給我發的,只有一張照片,是我和楊銘在大學時期的合照,還記得那個時候的我和他剛剛在一起,兩個人感情挺穩定的,經常合影。

    可我才點開這張照片,卻看見楊銘的眼睛在流血,起初我還以為是自己眼花,后來發現是真的,這照片上的他,眼睛在流血!

    而且看上去,根本不像是P的,非常真實,我當即就想問這男網友到底是什么意思,發這種照片來嚇唬人。

    可這照片卻在這時,猛地一變,變成了兇案現場的照片……

    這張照片里的楊銘,已經死了,被人綁在了床板上,拍攝照片的角度,應該是在楊銘的身下……

    能做到這些的,只有兇手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照片的時候,尿都差點嚇出來了,手機再次掉在地板上,碎了屏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這樣,楊銘的這張死后照片,就像是印在了我腦子里似得,哪怕我睜著眼睛,他死前那凝聚在嘴角的僵笑,都能清晰的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和楊銘分手的時候鬧的很尷尬,我雖然口頭上咒過他死,卻沒想過他真的死,可他現在卻真死了,而且還很有可能是因為我死的,一想到這,我渾身上下的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。

    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,那男網友和我不過是微信搖一搖認識的人,我也只是隨口和他說說這件事情,他怎么可能去做了?

    要知道,殺人可是犯法的,他要真的殺了人,是要去坐牢,判刑的!

    哪有人會那么腦殘,為了一個微信上認識的人去做這種事情,再加上這男網友和我關系也沒有太熟,更不曖昧,他之前也沒見過我照片啥的,根本不可能是因為喜歡我。

    不過這手機壞了,我當時還是松了一口氣的,畢竟沒了手機,大家應該是聯系不上我的,我這幾天乖乖躲在家里不出去,應該也是沒有事情的。

    可到了晚上我才知道,我是想多了,之前找過我的那位警察,竟然直接上了門,說有重要的事情,沒聯系到我,隨后把我接到了警察局。

    接到了警察局之后,警察先是問我手機關機是怎么回事,隨后問我那位男網友聯系到了沒有,我說沒有,他還特別不相信的看著我,看的我特別不爽,非常想要解釋!!

    可我想不到的是,他竟然告訴我說,這個案子破了,我知道的時候都傻了眼,問他是不是那位男網友,他尷尬的搖了搖頭,臉色難看的不行,說是有個人來自首,說楊銘是他殺的,還把殺人的細節說的很清楚,不像是作假。

    但是又非常明顯這個人是被收買的,否則哪有人會那么腦殘,把殺頭的事往自己身上惹的?

    這位警官姓陳,叫陳警官,那天和我在警察局里聊了不少,人也挺不錯的,還給我看了一張放在塑料袋里的作業紙。

    這紙非常普通,看上面寫著的東西卻嚇人的不行!

    作業紙上有七個人的名字,第七個,是我的名字,可奇怪的是,我的名字卻被人打了一個叉叉,在旁邊寫了兩個字,楊銘。

    當時的我,看的一頭霧水,陳警官卻告訴我,這作業紙上的名字,全是死人的名字,死法和楊銘一模一樣,我的名字,是這張紙上唯一一個活人……

    我當時被他這話嚇的整個人都傻了,頓時就感覺自己被人監視了一樣,猛地四處觀望,卻明白自己是在警察局,根本不可能有人能跟到這里,但這種感覺就是非常明顯,明顯到我渾身毛孔都豎了起來,但我就是看不見人!

    難道說,那位男網友是個喜歡殺人的變態么?

    我是怎么離開警察局的,自己都忘記了,可我還清楚的記得,我離開警察局的那天,才已經是深夜,才回到自家小區門口,卻看到有個老太婆蹲在小區外面燒紙,還時不時的回頭看我一眼,臉色陰森的嚇人,仔細一看,她身上的衣服還特別奇怪,很像是死人穿的那種壽衣……

    我頓時就被嚇了一大跳,只感覺自己最近是不是詭異的事情見多了,所以撞了邪,可我卻發現,那老太婆不但燒著紙錢,手里還抱著個靈牌,上面寫了五個大字,楊銘之靈位。

    我當時真的被嚇得不輕,都分不清這老太婆是人是鬼了,撒開了腿就跑回了家,快速的換上衣服躺在床上睡覺。

    可我想不到的是,晚上做夢,我竟然還夢到了楊銘,夢見他穿著一身壽衣,站在我的床頭,對我說他很想我,還讓我去陪他,那聲音空洞的就像是從遠方飄出來似得,滲人的不行,我當即就被嚇醒了。

    可醒來的時候,又什么東西都沒有,才松了一口氣,以為自己是在做夢,卻在打開燈的一剎那,耳旁忽然響起了一道楊銘的聲音:“下一個,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被這聲音嚇的頓時一驚一乍的,問了一句:“是誰?”

    這話說出去很久,都沒人回我,我正想當自己是不是幻聽,卻在下一秒,整個人愣在了原地……

    我的床頭前,竟然多了一雙白腳印。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南粤风彩26选5